高峰论坛

专访:西安石缘堂书画研究院院长王武剑

2018-01-09 14:37:24    来源:中国网开发区频道    

 

1

采访王武剑的工作从去年拖到了今年,毕竟从2017年12月第一次见他到2018年1月份拍摄结束,也算得上相识两年。

初见王武剑是在石缘堂书画研究院,他坐在茶海前沏茶,很热情的与我交谈。人常说不能以貌取人,但对人的第一印象往往是通过相貌得来的,要么帅,要么丑,要么有特点,而王武剑给我的第一印象却是“江湖”二字,跟画家这个称谓反差太大。

可是,通过交谈我发现了一个不一般的王武剑,能文能武,豪气洒脱,我称之为不二王武剑,不一般的王武剑。

比起写故事,听故事更有意思,我愿意做一个倾听者,听王武剑的事,思考自己的事。

2

讲述:我是王武剑,自幼跟随舅舅学习绘画。还记得我画的第一张作品是小学三年级一篇课文的配图——李闯王渡黄河。当时拿铅笔将它临摹下来,过春节的时候被舅舅(王安泉)看到,发现我有绘画的天赋。

舅舅王安泉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文化学者、书画家,每次他作画的时候,我就会在他身边看着,从小跟他学习,从素描开始到学习书法和作画。除了对舅舅的崇拜,他的藏书更是我的最爱。

小时候每年过春节去舅舅家走亲戚,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因为可以到舅舅那里去“偷书”。每次连中午吃饭都不吃,把书偷偷塞到衣服里边,拿到楼下,藏在院子的石头下边,最后偷偷带回家。

那会年龄比较小,可能舅舅对我这个行为比较理解,后来上学之后舅舅跟我说,其实我偷的所有书他都知道。但是每次我把所有书看完之后都会断断续续给他还,一边看一边学,后来上初中开始,也在一直绘画,给学校办板报,参加县城和省市的一些书画展览。

上初三的时候,我不爱学习理化,对语文、政治、历史等偏文科的课程兴趣浓厚,有次理化合卷只考了九分。有件事让我记忆犹新,我当时是班长,在最后一排坐,一次上化学课的时候 ,年级主任从教室后门进来,看我没有听课,趴在桌上画画,直接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拖出教室,扇了我一巴掌,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。

当时他说:“你个碎娃不好好上学,你画啥画?”当时我居然嘴硬的给他说:“我就喜欢画画,我不画画我弄啥,我就爱画画,你把我打了能咋,我该画我还是画。”我就是这么一个不爱学理科的学生。

1996年上西安美院之前,我是在美院的培训班学了三个月。那年正月十五,刚过完春节,天气寒冷,送我的车打不着火,需要人来推车。我记得很清楚,邻居王明朝伯伯,家门中的长辈,还有村里的一个爷爷,三个人开始推车。我当时坐在车后面,看着他们推着车跑了五六十米远,车发动了,就从村口就扬长而去。当时我就想,如果有一天在外创业出息了,一定会回来,给家乡人民做点贡献,做点事情。

3

那年,也是我第一次进西安,当时连西安美院都不知道。来了之后,舅舅找了几位老师教我,有车志胜老师和西安美术学院当时其他各个专业的老师给我带课。在那段培训的日子里,我的绘画技艺提高的比较快。

1996年5月份之后,我参加了美院考试。那一年,应该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年,也是直到今天铭记的一年。人有大喜大悲,是我得意的一年,也是我失落的一年。那一年暑假我的父亲因病去世了,刚好是我考上西安美院的时候。

我记得很清楚,1996年6月22日,父亲去世了。他在西安医学院看了三个月病,我上美院考试的时候,家里一直没有告诉父亲的病情。直到后来父亲去世才得知,直到今天我一直很想念我的父亲。跟我一些同学朋友比较,可能比他们更多的能体会到对于父爱一个憧憬,我得到的父爱真的太少了,这可以说这是我人生的一个坎,包括后来的创业,所有都是我自己一手做起来的,没有靠任何一个人给我帮忙。

还清楚的记得,在父亲头七的时候,舅舅亲自把西安美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送到家里。当年的9月1日,我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。当时学的是设计,本来应该是学国画,但是考虑到后期的生存,就去上的设计系。在学习绘画和设计课程以外,我经常到西安贤达武术学院,练习武术,武术也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,多年习武对我书法绘画的帮助很大,每一笔下去之后,要笔笔落底,画到纸上的时候,就好像打拳一样,要有力度,要有深度,包括气韵、线条,也和武术有很大的关系。上学期间每年的寒暑假,我都在我们老家周至办那种书法培训班,每年的学费都是那样挣回来的,也带出了很多学生。

每年的春节,还会在我们县城去写春联,从腊月二十三开始一直写到腊月三十,写六七天时间,能挣一两千块钱,对于那会来说已经很满足了,基本上几个月的生活费就够了。这是我在求学那些年遇到的事情。

4

2000年大学毕业,美院当时有分配,我没有参加。当时身边的同学很多都到教育系统当老师,而我选择南下经商,第一站到福建福州,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坐火车,远离故土,一下到了几千里外的地方。到福州之后做了半年包装设计工作,春节时候又回到西安,当时也想过回来就好好画画。但是生存很现实,所以暂且将绘画先放了放,然后就一直在外地,从2000年之后,几乎有八年时间都在武汉、长沙、广州、深圳、上海、杭州、苏州、大连、黑龙江等一线大城市,做了很多比较高端的设计,也淘到了我的第一桶金。

我觉得在外边跑了这么多年,对我的帮助很大。首先第一点,对我的设计的理念产生了很全面的影响。

在外打拼的那些年,一直辗转于大城市之间,经常坐火车。每次坐火车的时候就买一个小速写板,画速写,算下来画了几千幅速写。每次在车站等车的时候画,在车上的时候,晚上不睡觉,车上乘客睡着了,我就画他们的动作,画他们的姿势,这这么一个状态。虽然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画画,但是我觉得我最终还是要画画,所以说一直没有放弃,一直在坚持,一直到现在。

5

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,我就把很多事情看开了,觉得家庭最重要,人的生命最重要,挣再多的钱也没用。所以2008年底回到西安,开始我在西安的创业之路。

回到西安之后有很多朋友需要重新去认识熟知,因为做设计装修工作,需要一个新的台阶,我放下了架子,从低端做起。其实当时在外地,我已经是非常高端的设计师了,当时一个月拿到七八千块钱简直太容易了,但是回到西安之后,我从最底层做起,给装修公司做监理,做过现场施工员。每一家公司能干一两个月,一点点积累人脉,一年时间换了六家公司。

6

2012年开始,我成立西安铸剑装饰工程设计有限公司,做品牌设计,做品质装修。同时在老师们的督促下,成立了西安石缘堂书画研究院。

现在全国各地画院很多,我当时在外地也跑过很多家画院,看过一些比较好的画院,也有一些民间组织的画院,我觉得他们都把经济放在第一位,没有把学术研究放在第一位。我成立西安石缘堂书画研究院,最终决定办成书画研究院的形式,以学术研究为主,公益为主,然后辐射到科研课程中去。

首先第一点,西安石缘堂书画研究院,是一个在工商局注册的企业,我们应该说是陕西唯一一个企业型书画研究院,把画院做成纳税企业,是目前的一个趋势。

因为喜欢这个行业,就想为书画做点事情。石缘是我的笔名,石头有一种坚韧不拔的精神,郑板桥先生说过,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,认定一件事情,想尽办法一定把它做好,这是我要做的事情,西安石缘堂书画研究院一直影响着我,激励着我,为之一生奋斗。

经过十年的基础训练,经过十年的提升磨砺,经过十年创作升华的践行与修炼,自己受过很多艰辛,但是我心中一直在坚持着自己的绘画和武术,有一句一直影响着我向前,“不向人间叹是非”。(作者 王奔)

[责任编辑:任湘萍]

相关新闻

小记者
开发区招聘通讯员
关爱留守儿童
精准扶贫
用心关爱  呵护成长